首页 > 人文  >  正文
亲,暂时无法评论!

摄影传入中国后,清朝民间和王公贵族的反应截然不同

三月末,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举办的“映相与世像”展览结束,展览展出的作品中有一部分出自十九世纪下半叶即从事摄影的中国摄影师之手,跨越百余年,这些影像让人不禁思量,当摄影初到中国之时,究竟是何种情形。

今时今日,人们已经习惯于用各种摄影摄像工具记录自己的生活,但摄影术发明之初,却很难为当时的人们所接受。19世纪,法国人达盖尔发明了摄影,之后这项能够记录人物、建筑以及风景的技术很快传入中国。摄影初来中国,发生了很多值得玩味的故事。

摄影术的发明和欧洲人的态度

1822年,法国一名退伍军官约瑟夫·尼塞福尔·尼埃普斯开始研究通过将涂有沥青的金属版曝光来获得影像的方法。之后,他又尝试在镀银的铜版上进行曝光,留住影像。在此期间,他认识了舞台设计师达盖尔。1829年,二人签订了合约,约定共同研究摄影术。4年之后,尼埃普斯突然去世,但达盖尔并没有放弃研究,仍致力于寻找记录影像的方法。

直到1835年,达盖尔发现涂有碘化银的金属版曝光后所留下的潜影可以在水银蒸汽的作用下显影。这种方法所需的曝光时间较之前尼埃普斯的方法短了许多,只需要二三十分钟。1837年,达盖尔发现将底版在食盐溶液中浸泡可以解决碘化银见光会变黑的问题。同年3月,达盖尔用硫代硫酸钠取代了食盐,并将其发明的这种摄影方法取名为“达盖尔印版摄影术”,即银版摄影法,摄影术由此正式诞生。

根据法国摄影师纳达尔的回忆,摄影术刚刚发明出来的时候,公众听闻了这项发明都很“震惊”,与此同时,大家对此感到“很迷惑”。纳达尔还说,照相很快便与其他的超自然现象、妖术沦为一谈,人们把摄影师看作巫师,认为他们是在借助冥王的力量,利用手中的相机摄取被拍摄者的魂魄。1840年,丹麦雕塑家贝尔特·托瓦尔森在拍照时还特别做了一个驱魔的时候。另外,据纳达尔记载,“上至亲王,下肢黎民百姓,面对相机都会瑟瑟发抖”,即使是最有知识和智慧的人,在面对照相机的时候都会“退避三舍”。

纳达尔所说的“最有智慧和知识的人”很可能指的是他在回忆录《当我曾是摄影师时》中写道的曾经出现在他镜头里的法国著名现实主义作家巴尔扎克。巴尔扎克著名的“摄灵论”认为,每个人的身体都是由一系列灵魂组成的,这些难以计数的灵魂以极小的薄膜形式层层叠叠地重合在一起。而达盖尔摄影术每次会捕捉、剥离和留住一层投射在镜头上的灵魂。这种想法与当时欧洲神秘术的盛行相关,同时也反映出人们面对新生事物不确定性的恐惧,但在之后不久的1842年,巴尔扎克就已经接受了照相,并且称赞照片“逼真”、“细致”。

在这时,西方人也未完全接受摄影之术,曾有一位英国评论员评论说这项发明“几乎没有任何实用价值”,同时表示如果这项技术不继续进行“很好的完善”,恐怕“还不如去做纽扣来得更实在些”。

中国人对摄影的接受

摄影术发明后不久便随着第一次鸦片战争的爆发、中国近代化的开启进入了中国。在几乎同一时期,中国科学家邹伯奇也在《墨经》和《梦溪笔谈》的基础上研究光学现象,并于1844年完成了与此相关的专著《格补术》和《摄影之器记》,并且成功研制出了“摄影之器”——尽管这台器材的实际上是用作测量的仪器,但其中应用了小孔成像、透镜成像原理以及调焦、用纸承像等手段,都使得这台机器无限接近用感光材料把影像固定下来的照相机。

尽管中国古代早有光学研究成果,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摄影、成像之术还是显得十分神秘莫测。故而当人们面对手持照相器材的洋人摄影师时,也产生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

1844年10月,法国海关官员于勒·埃及尔带着他的达盖尔银版相机来到了澳门,此时的中国人对照相机并不反感,也不害怕,应埃及尔之邀拍摄的人还会对这古怪的器材表示好奇。在当月18、19两日的日记中,于勒·埃及尔写道:“行人对我的拍摄要求每每非常配合。他们是世界上最友好的人,很多人愿意为我摆姿势;作为回报,应他们的要求,我会在拍照后向他们展示相机内部的构造以及抛光的金属版上的影像。他们满怀惊奇,笑声不断。”之后的半个月,埃及尔拍摄了很多照片,同时指出,当时的人见到照片更像是孩子看到新奇事物时候的反应,更多的是“朦胧的好奇 ”,而非震惊。

热门推荐
网友评论

条评论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湖南热线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湖南热线网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备案号:赣ICP备18013454号-1

联系我们|hnrxw.cn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湖南热线网